• 距离上次写博客过去了将近一年的时间,这一年里,除了上微博吐个小槽,在日记本上吐个大槽之外,就没写下过什么东西了。啊,如果说不提那些个把我折磨的死去活来的论文的话。

    自我厌恶的情绪是不是还是会探出头来,但是却已经不是那种对于无所事事的烦厌,而是对自己努力之余却不能更进一步的憎恶。时时想变得低落或是不忿起来,却总是在一个小时之后恢复正常,自己都觉得自己是无病呻吟。没什么事是不能解决的,这个信念仿佛伴随着在马德里错过的那班夜车而随我而去了。生活的残酷和现实,愈逼愈近。回国的日子已经可以看见的感觉,甚至时不时都能感觉到中国那种潮热的天气和滚滚的烟尘。本来对回去的向往却变得模糊起来,也不知道是对这里人的种种不舍还是对回去之后的没底气,所以我总归不是能提前做好准备的人,这窝囊的样子,实在是难看死了。我这样的半吊子,学术也谈不上,跟已经工作过一年的她们比起来,却是更加的什么都不知道了。

    最近老是想起往事,故人,却都今非昔比了。无论是自己身边的朋友或是从别嘴边听来的种种。本以为这一年自己会变的强大很多,无论是心理上或是别的什么,结果现在反而觉得自己更加脆弱了起来,处理事情却是没了那魄力,混混沌沌,犹犹豫豫还是依然在那里,只是更加愚钝无用了吧。浪费时间的感觉扑面而来。也不知道这样否认自己是有什么好处。只是不将自己说的如此怕是有逃避和给自己后路可退的嫌疑。现实是,已经没有了啊,没有后路了啊。说什么将来,将来还是会各奔东西吧,要是有那个一两个能保持住,已经算上造化了,这样的想法也许太过于残酷无情,但是像我薄情如此,又怎么能求太多呢。想起分离,总是忧伤痛心,但免不住被人说还是小孩子心性吧。好朋友永远不分离什么的,说相信自己都不能被劝服。每每跟自己说看淡些什么,放弃些什么,最后还是白说。

    最近老是有种时光倒流的感觉,仿佛还闻到第一天在Nixon时那种清冷的空气的味道,那种淅淅沥沥下着雨,不知道将来的一年自己会面对些什么事,遇到什么人,期盼着自己的蜕变的情绪。没想到,后来发生的一切这么重口味。环游世界那种离我很遥远的事情,仿佛也不太远大了。生活琐琐碎碎,跌跌撞撞。笑过之后,感伤又加一层,自己一个人呆着的时候,跟大家呆着的时候。天天说整理自己的情绪,不但没整理清楚,反而越来越纠结,越陷越深了。自己变了,也不知道能不能变回原来的样子,或是说,自己哪个才是真正的原来的样子。自己的字也变难看了,广告制图的东西也忘得差不多了,广告人这样的东西也离我越来越远了。现在竟然每天面对framing,agenda setting之类的东西了。也不知道学这些有什么用。从一开始觉得过了就好的心情,变得希望能努力一些,认真一些,毕竟身边都是那样的孩子,不能面对自己堕落的样子。却得到这样的结果,除了怪自己那恨死人的劣根性之外还有什么好说的呢。但想起来,还是一阵阵心悸,还是像那个空空的站台,和开走的列车。所以终于都到了自己想努力结果能不不够的阶段了吗?不能原谅这样的自己啊。

    口是心非,只说不做,眼高手低的自己,软弱的,懦弱的,脆弱的自己,太薄情的,太重情的自己,都退散吧。不过,也不知道没有了这些的自己,还是自己吗?真希望拿把剪刀,把自己脑子里那些个敏感的神经都挑了才是。胡思乱想个什么呢。如果不写些什么,我最后的意义都消失了,依托于这网络服务器上的小小的执念,其实,也被我快抛弃了吧,如果再拿着曾经的自己辉煌,跟现在的天朝又有什么两样呢。

    话说!能开心点吗?!整天一个苦逼脸是干什么呢?少年强说愁都会被嫌弃,你都不是少年了啊!!青年人,别一死气沉沉的样子了!打起精神来!!!元気を出して!!

  • 人间处处有悲剧 - [迷茫]

    2010-08-25

    后天就要交2000字的graft,但是坐在Word前面N个小时,也没憋出几个字来。平时一杯咖啡一张专辑就能搞定的作文,现在倒是咖啡几杯下肚,背景音乐都能背下来了。还是那个样子。只怕是一夜不睡也熬不出个玩意来,但却又绕不过,忘不了,横亘在那。薄薄几页纸,倒是比三座大山还压人了。

    心中困顿,不知该往哪抒发才好。事情一件件,谈不上顺心,闹心堵心倒是不在少数。物质上的精神上的,都如丝细细的织了,把人裹了个严实。心中所念所想,只有达不成的份。心情起起伏伏,事情缠缠绕绕。说与人听,也没个解决的办法,还空劳牵挂。却又是陷了困境,障了心目。知道不该,却老是爱发火的很,这无名火却不知道发给谁。看见了碍眼的东西,连吐个槽的机会都没有,听见别人抱怨,也只是淡淡听了,却是连反驳都懒得。

    倒不是因为身处英吉利的缘故,想罢在国内也是如此。事情还是一样,只不过稍熟悉而已罢了。捉襟见肘,干烦闷。却是连说个日!都没了气概。自己所长完全成了所短,自己所短倒是被无限放大。说不得小人得志,自个是毫无办法。只不去看,不去想,过自个日子。一个人怎么了,一个人也就这样。戾气那么重,这里连戾气都不认的吧。心中疙瘩越积越多,还不如大病一场来的过瘾。周遭却不是碍着所谓的文化差异,更像是陷入了中国的交际泥潭中了,还不如跟洋鬼子打交道呢。

    累累累。只是吐了这么大一篇,也没啥改进,回去乖乖投入academic English的世界继续挣扎吧。半英文半中文什么的,最讨厌了。这骂的是我。无奈。

  • 铁血 - [萌物]

    2010-04-19

         本来只是在上篇博客那提及一下,没想到刹不住车了,想想,自己还是矫情的写一篇吧。免得心结。

         从冬奥会结束到现在,我几乎陷入了如同07年底同样的状态。只是不知道怎么说好,这次,好像比上次的还悲摧。相比起来,之前那些纠结简直可以算作无病呻吟了。我这是自虐呢,还是运气不好呢。从来都没个省心的主,或是说,如果让我省心了,离远去也就不远了。想想,倒是我得失心太重吧。或是到了新赛季,便好了。四年太久,平静下来罢了,过一年是一年吧,说不定2012咱集体毁灭了呢。有些东西,真的是你的就是你的,不是你的也得不到,好像有些宿命论,但是宿命,有时候真的绕不过。人的痛苦产生缘由,无非是未来的不可知和过去的无法改变。所谓的,没有“如果”没有“要是”。其实都知道,不能去怪谁,埋怨老天也没有用。只是,不甘罢了,为她不甘。何况这还关系着切实利益,所谓的梦想。我自己呢,有没有能让我付出所有而一旦没有达到变悔恨终生的梦想呢。也许,曾经为这梦想努力,也是一种幸福。我只希望这娃,能开始转运。虽然过程的确很重要,但是有些时候,结果决定一切。她付出太多,需要得到一些了。

         本来不想提她的名字,但还是想写写,不写我怕会忘了。刘秋宏,小时候父母离异,母亲不管她,父亲不久后车祸去世,被姑姑爷爷奶奶抚养长大。08年开始,成为中国短道速滑队绝对主力,由于在场上作风顽强,极其敢拼,且经常为王濛周洋打配合,长期工兵角色。500、1000世界排名第二,在08年世锦赛超级3000米时狠拼棒子助周洋夺冠后,人称“铁血”。温哥华冬奥会前20天,大腿在训练时被冰刀割伤,缝合6层,200针,股四头肌撕裂。手术后第七天下地训练,冬奥会前抵达温哥华,报名前一个小时,最终被放弃。留下另外四人的无限荣光和自己的独自落寞。新四朵金花里,她的名字被换成了孙琳琳,没有奖金,没有奖房子,四年后的奥运会太过于遥远,竞技状态能否恢复到最佳都是个未知数。也许身体上的伤很重,但是心理上的伤害也许更加难以平复。她以后是强势复出还是就这么淡出冰坛,都要等到下赛季了。

          不过不管怎么说,我在她最悲摧的时候遇见了她,从一开始这个名字只是经常被王濛提起,用以佐证“王濛真是个讲义气的人啊”的例子,到后来,慢慢的通过比赛视频,电视里短短的画面了解她。不知不觉间走向我的受虐狂的老路。明年的世锦赛在英国谢菲尔德。希望能看到她。如果2012世界不末日,我希望能在索契看到她,站在最高的那个领奖台上。希望是这样,希望是这样。

    秒杀的一瞬她低下头笑着说,不能哭,然后我败了。。。

  • 复杂的很啊 - [纠结]

    2009-12-23

         长久没有更新了,因为草稿箱里一直放着一篇好几千字的东西没写完,有这个横亘在面前,不知道怎么跨过这一步,怎么从容的进入新生活,所以,永远的停留在那个晚上。每次兴高采烈的想说说别的,看到这篇,都觉得,好像笑容应该隐去,悲伤才该挂在脸上。

         但是人就是这样健忘和复杂,好像一种表情是无法保持那么的久一样,是自我的开脱还是粉饰太平,其实人就是这么丑恶,却不免道貌岸然的说些无可奈何的话。可是,这也许是为了能够走下去,抛弃是必然的吧。或是说,放在一边。我如此的好恶分明,真真不知道改怎么把悲伤和开心同时放在心里。仿佛陷入了矛盾的漩涡。发生了很多事,成了逃避的借口。内心里却百味陈杂,当下各种不停的翻滚着。

    ------------不知道说什么好的分割线-------------

        由于博客大巴的关闭,这篇东西硬是在我的草稿箱里沉睡了半个月,现如今看来,那样的心情已经淡了很多,或是说,被眼前纷纷扰扰的俗世困住了眼,也分不出心去细细考量这些个事。倒是赶紧把当下的混乱的生活理顺了才是真。相比起长篇大论的整理自己的思绪,现在反倒是想到什么说什么,做了什么是什么的生活比较适合我了。。。至于将来,也在焦虑忙碌中成为现在吧。回过头来看这一切,反倒不知道该挂上一种什么表情呢。那也要看将来变成了什么模样再算吧。

  • 陀螺 - [纠结]

    2009-10-07

    自我放纵--自我鄙视--自我劝慰--自我放纵……无限循环

    现正陷入无可自拔的自我厌恶中,好像吸毒者,真可怕。

    谁能拯救我?

    没人。

    那自我拯救呗?

    好。

    ……

   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!!!!!!!!还是不行!!!!

    那就算了吧,就这样呗。

    唔。。。不行啊!!!掀桌!这样怎么对得起祖国和人民啊!!!咱不是社会主义的蛀虫啊,咱是五好四有的新时代好青年啊!balabalabala……陷入持续纠结

    找个人直接拿针戳我脑干算了,干脆。

    你看这板式,真恶心,一不小心就肥猪流梨花体了。。。